中超揭幕在即重庆队宣布解散中国足球的混乱与麻烦还在叠加 界面新闻

当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的解散公告流传于社交媒体时,球队新闻官石虹以俱乐部基地为坐标,表达了最后的告别。从队员们拉横幅讨要薪水,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联名信,到投资方承认无能为力、需要他人救驾,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,孤立无援的重庆两江竞技,就不得不给自己的叙事线划上句号。

仅仅一天前,2022赛季中超联赛的开季时间和承办地刚刚对外宣布——大连、海口和梅州肩负重任,6月3日新赛季打响。但“共创新未来”的口号还未捂热,参赛球队和具体赛程就要重新调整了。

重庆两江竞技的退出并不算意外的结果,虽然俱乐部在公告中表示,“2016年底,当代集团斥资5.4亿元接手俱乐部,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”。但具体到最近三个赛季,这家由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、与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具有关联性的俱乐部,时常深陷于欠薪漩涡中。

一位前内部人士曾经透露:“在2019年之后,俱乐部的一切就开始不正常起来。从冬训开始,钱就没有准时发过,这也直接导致前两轮联赛踢得一塌糊涂。好在俱乐部很快补发了一部分奖金,球队的战绩也迅速反弹,积分涨得很快,甚至成为了联赛的大黑马。不过,球赢的多了,赢球奖也是越攒越高,发钱的速度又慢下来了,甚至有俱乐部领导直言,已经不敢让球队再赢球了,平局就好,因为能省下不少奖金。”

大环境的巨变和疫情的影响,让中国足球的方方面面脆弱不堪,而本来就遭遇财务危机的重庆两江竞技,更是连年挣扎于注册危机的边缘。直至今日,随着投资方自身难保,这支拥有25年历史的球队终究坠入深渊。

诚然,重庆两江竞技的财务和欠薪事宜并非个例,中超联赛的绝大多数球队都在遭遇难关。一个月前,中国足协下发了《2022赛季中超、中甲、中乙联赛相关工作的通知》,发布了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相关处罚办法。

中国足协要求,各俱乐部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。而2021赛季及之前的欠薪设立三个时间节点:2022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%;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%;2022年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。

在上述三个时间节点,相关俱乐部必须向中国足协提交所有教练员、球员、工作人员签字的2021赛季欠薪偿还表。很显然,中国足协希望以这样循序渐进的方式,帮助球员和球队度过难关,但从重庆队的解散退出不难看出,中国足球的现实情况往往更加复杂。

目前,随着中超开季时间和主办地正式确定,各支中超球队已经在进行热身赛,大致定下了进驻赛区的时间。不过,在筹备2022赛季相关工作的同时,中国足协还要处理另一个棘手的场外问题——引援调节费。这个诞生于金元时代的特殊产物,总计数额在10亿至15亿元左右,很多业内人士都建议中国足协应当返还费用,帮助中超球队度过难关。

据《足球》报报道,中国足协确实正在考虑退还引援调节费,或许与有人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匿名举报有关。

2022赛季中超联赛就在不远处,但中国足球方方面面要攻克的难关还有很多。

Leave a Comment